湖北头号毒枭夫妻被枪决 临刑执行心理测试(图)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skefeiya.com/,英超利物浦

荆楚在线消息(楚天都市报)(记者余皓龚升平通讯员李正国易志坚周剑敏)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。昨日上午,武汉市在汉阳体育场举行严厉打击毒品犯罪专场宣判大会,3案11名毒品重犯分别被武汉市中院一审判处死刑、死缓及有期徒刑。

另外一批经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死刑的毒犯,于宣判会后押赴刑场枪决;107名吸毒人员被送至劳教。会后,140公斤毒品被焚烧。

昨日被处决的毒犯,包括建国以来我省最大贩毒案主犯肖自强(外号“芭蕾”)与妻子代冬桂、代的表侄罗兰清及该团伙另两人。肖自强团伙共贩卖、运输毒品152公斤。

从去年6月26日至今,武汉破获毒品案1012起,1348名犯罪分子受严惩。

24日晚7时许,记者经警方特许,进入关押肖自强的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采访——再过15个钟头,这名创下江城查获毒品罪案之最(数量高达37.5公斤)的“毒枭”,将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。

夜色中,可见高墙内的每道门前站有武警,胸挂IC门卡的管教干部在频繁进出,忙碌中透着一股森严。看守所所长方国华解释,一下子有18名死刑犯将被执行,临刑前的工作量比平常大得多。

方所长告诉记者,肖自强等人的死刑执行通知上午由法院送过来,下午3点钟管教干警集中开会研究下达。

从下午2时起,肖可能预感到什么,放弃了每天必做的“打坐”,向管教干部张家仁请求要洗澡。在两名管教的“服侍”下,肖一边洗一边自语:“这可能是今生最后一次洗澡,要把身上所有的灰垢洗掉。”

洗完澡,肖开始“打坐”,还与同监室的囚犯下起了象棋。4时整,管教干警开始下通知、提人———把将要执行的18名死刑犯,从普通监室转到6人一间的特别隔离监室。走廊里响起死刑犯“哗哗”的脚镣声,同监室里的在押犯人听到了声响后,都挤到门口观看。

肖自强盘腿而坐,依然在下棋。几番悔棋,他仍然输了第一局,第二局刚刚开盘,他就丢了一车一马两卒。4点20分,干警点到“肖自强”这个名字,他缓缓站起来,与同监室在押人员握手,在两名干警的押解下,走向隔离监室。

双脚踏进新的监室,肖自强看了看,说:“还不错,纱门、纱窗都装上了,还有消毒水的味道!”“谢谢!谢谢管教的关心……”这句线时许,押解完毕,死刑犯的晚餐也推了进来,每人一份红烧肉、麻辣豆腐、洋葱炒鸡蛋和排骨汤。肖自强扒去了半碗米饭,却将一碗排骨汤喝完。干警劝他再多吃一点,他说:“吃饱了,死前还能喝到排骨汤,这一生也可以。”

晚8时10分,记者与所长方国华交谈时,狱医张建军拿着两张心理测试表进了监室。据介绍,这是该看守所第一次对死刑犯进行临刑前心理测试,此举也开创了全国先河。

记者看到,测试表上共列90个问题,答案有“从无”“无”“有”“偏重”4个选项。如“是否经常责怪自己”、“是否一阵阵恐惧或惊恐”“是否责怪别人制造麻烦”等。

约9时50分,工作完毕的张建军告诉记者,对肖自强的测试共用时约40分钟,他对大部分问题都不假思索、脱口作答。整体评价是:肖心理素质好,心态较平静,亲情疏密程度一般。

记者注意到,在肖的测试表中,当回答“是否想结束生命”、“是否应该因自己的过错受到惩罚”时,他的回答都是“偏重”。

晚9时40分左右,所长方国华再次走进隔离室,给每名死刑犯发两支烟,缓解犯人的心绪。轮到给肖自强发烟时,方笑着说:“肖自强,怎么会叫‘芭蕾’这个怪名的?”肖自强嘿嘿一笑,“讲来话长。”“讲给我们听一听嘛!”

“大概在我四五岁上幼儿园中班,老师教我们学跳芭蕾舞,当时,我学不会,老师就对我说回到家中要继续学跳芭蕾,学不会就不要吃饭、睡觉。

“到家后我就不停地跳,妈妈让我吃饭,我也不吃,觉得自己跳得还是不好,爸爸、妈妈就在旁边笑。这件事刚好被邻居家一个大点的小孩知道,他就天天叫‘芭蕾’、‘芭蕾’,慢慢地“芭蕾”就成了我的绰号。”

肖自强喃喃道:“童年好啊,无忧无虑,下辈子若能变个女人,正正经经跳芭蕾,这个职业也真是不错啊!”

吃过晚饭后,管教干警开始按惯例与每个死刑犯谈心。管教张家仁一走进隔离监室,肖自强就拿过刚发的香烟,说,“谢谢你对我一年多的关照,过去经常抽你的烟,来,抽支我的烟”。

肖沉默,半天没做声。由于贩毒将妻子代冬桂也拖下了水,明天他将与妻子一同被押赴刑场,家中只剩下孩子和老人,能够对他们说什么呢?“他们看到我的笔迹会更伤心……”

几番犹豫,肖自强还是同意深夜写遗书。晚10时,夜宵送来,肖自强吃下两个肉包子,喝了一碗绿豆稀饭,向管教要来纸和笔,边看起录像,边写遗书。

遗书的提头是“二位姐姐、姐夫好!”。“二所的领导和管教对我很关心,极(及)时给我安排干部餐,生病了即(及)时治疗……如有可能,请代我向领导和管教表示感谢。”

“××和××(注:肖的两个孩子)今后的生活,我想冬桂(注:其妻)已经考虑好了……”

“……回忆过去,往事历历在目,深感内疚,痛苦万分,一切已悔之晚矣!……凌晨3时,当管教张家仁再到监室时,肖自强仍未入睡,在与其他死刑犯一起看影碟。管教借来的10盘碟子快看完了,但有人要求将周润发演的《防弹武僧》再放一遍,他也随看。4时许,他拉开被子盖住假寐,但辗转反侧,似乎很难入睡;5时许,他索性掀开被子,坐起来看自己写下的遗书。

6时许,管教张家仁给肖自强送来了“上路”时所穿的新的内外衣服和布鞋。6时40分,早餐送了进来,肉丝面条,肖自强吃了一碗。7时许,干警们来到隔离室帮他们洗脸、卸镣、换衣。在管教干部的帮助下,肖自强换上新布鞋后,他抬一抬脚说:“这轻松多了,下镣换新衣,穿新鞋,要走新路了”。

7点40分许,法院的警车开近看守所门前,肖自强等毒犯依次从隔离室押出,交给法警。在声声警笛中,警车离开了第二看守所。

建国以来我省最大的毒枭肖自强闷头抽起了香烟。记者问他“心情如何?”他强作笑颜:“还可以。”“现在最大心愿是什么?”“希望家人平安。”

隔着一个位置,便是肖自强的妻子代冬桂,他们曾配合默契一同贩毒,但从羁押到执行途中,代始终都没有和肖说上一句话,也没有看他一眼。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,代曾对检察官说过:“与前夫分手后,就和现在的丈夫肖自强好上了,他富了我一家人,也害我赔上性命,我恨这个男人。”

yabo亚博网站首页手机|app下载